<i id='tqp78'><div id='tqp78'><ins id='tqp78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<span id='tqp78'></span><ins id='tqp78'></ins>

    1. <fieldset id='tqp78'></fieldset>
    2. <tr id='tqp78'><strong id='tqp78'></strong><small id='tqp78'></small><button id='tqp78'></button><li id='tqp78'><noscript id='tqp78'><big id='tqp78'></big><dt id='tqp78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tqp78'><table id='tqp78'><blockquote id='tqp78'><tbody id='tqp78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tqp78'></u><kbd id='tqp78'><kbd id='tqp78'></kbd></kbd>

      <code id='tqp78'><strong id='tqp78'></strong></code>

    3. <acronym id='tqp78'><em id='tqp78'></em><td id='tqp78'><div id='tqp78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tqp78'><big id='tqp78'><big id='tqp78'></big><legend id='tqp78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<i id='tqp78'></i>

      1. <dl id='tqp78'></dl>

          或許《好萊塢往事》,就是昆汀的《追憶似水年華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13

          本文由娛樂(niuhzan.com)整理發佈


          作者:Alias吳澤源發自戛納

          版式:王巍、Peter Zhang

          每年的戛納電影節頒獎結果,都是幾傢歡樂幾傢愁。奉俊昊和他的《寄生蟲》成瞭最大贏傢,但之前呼聲極高的大導演佩德羅阿莫多瓦(《痛苦與榮耀》)和昆汀塔倫蒂諾(《好萊塢往事》),卻鎩羽而歸,使得影迷們替他們頗為不平。
          其實,阿莫多瓦和昆汀得不到本屆評委會青睞的原因頗為相像。今年獲重要獎項的幾部電影(《寄生蟲》、《大西洋》、《年輕的阿邁德》、《悲慘世界》),都是社會介入感極強的作品;與它們相比,《痛苦與榮耀》和《好萊塢往事》卻非常自我,強調對私人記憶的重現。
          我們可以預料到阿莫多瓦在回憶往事時變得溫柔,因為他之前的電影,都充滿瞭對角色的深情關懷;但我們或許不會想到昆汀在回溯往事時也如此溫柔,這部電影收斂瞭他之前的黑色暴力風格,是他對60年代洛杉磯的一次深情回憶,和他寫給自己的一篇童話。

          昆汀本人就說:《好萊塢往事》可能是我最私人的一部電影,阿方索卡隆的私人記憶是1970年的墨西哥城(《羅馬》),而我的私人記憶,就是1969年的洛杉磯瞭。這是塑造我的一年,我當時正六歲。《好萊塢往事》就是我的世界,是我寫給洛城的情書。
          所以,如果你對《好萊塢往事》抱著一部大卡司商業片的期待,那麼在這部電影的前兩小時裡,你很可能會感到無所適從。這部分沒有什麼扣人心弦的故事和劍拔弩張的動作場面,有的隻是昆汀跟隨著三位主人公,對1969年洛杉磯的全景展示:萊昂納多迪卡普裡奧飾演的過氣演員,負責向我們展示一位好萊塢邊緣人在片場中的生存狀態;佈拉德皮特飾演萊昂納多的動作替身兼司機,他負責聽著歌開著車在街上瞎晃,向我們介紹60年代洛杉磯的迷人街景和醉人歌曲。

          當然,最引人好奇的,還是昆汀對真實人物莎朗塔特的描繪。由瑪格羅比飾演的莎朗塔特,是個剛剛打入好萊塢的女演員,也是奧斯卡獲獎大導演羅曼波蘭斯基的妻子。而在1969年8月9日的致命凌晨,她會被邪教組織曼森傢族的四位成員連捅16刀,殘忍殺害,終年隻有26歲。而與她一起被殺害的,還有她的朋友傑賽佈林、沃伊切赫弗裡科夫斯基、阿比蓋爾福爾傑,和她在腹中孕育瞭已有八個半月的胎兒。

          因為莎朗塔特是本片主角之一,所以大傢都知道,昆汀終究會在片中涉及這個臭名昭著的殘忍事件。但在此之前,影片的節奏卻不緊不慢:在皮特的一次次兜風與塔特的一次次徹夜派對中,電影的時長就已過半。如果你期待的是自由肆意的《低俗小說》式敘事,和讓人應接不暇的《殺死比爾》式動作場面,那麼《好萊塢往事》很可能會讓你失望。但如果你有耐心進入昆汀的世界,那你就會發現:故事本身對這部電影並不重要,因為昆汀所重建的這個舊日洛杉磯,是如此迷人。

          或許《好萊塢往事》,就是昆汀的《追憶似水年華》,他想用色彩與情感同樣飽和的鏡頭,重現洛杉磯讓六歲時的他神往的一切:舒爽的夜風,愜意的歌曲,對電影夢心生向往的小演員,和那些粗制濫造卻讓人欲罷不能的狗血電視劇《好萊塢往事》是昆汀為自己打造的時間膠囊,他試圖用這部電影,抓住那些永遠不可重得的過去。所以當洛杉磯街頭所有店鋪的霓虹招牌,在滾石樂隊金曲《Out of Time》的陪伴下依次亮起時,大概沒有多少人會不被洛城的復古風情和昆汀的真摯情懷,所深深打動。
          但《Out of Time》這首歌有兩層含義。一方面,它可以被理解為昆汀對自己的認知:我已經是個無可救藥的out of time(過瞭時)的懷舊狂瞭;另一方面,它也可以被理解成昆汀對這部電影的定義:它是一篇寫給成年人的童話,它是out of time(處於時間之外)的,不屬於我們存在的這個時空。

          為瞭理解這種童話特質,我們就必須說回莎朗塔特的被殺事件。對於好萊塢來說,這是一個裡程碑事件:它宣告著那個充滿理想和天真的舊日好萊塢的逝去。著名美國女作傢瓊狄迪恩,就曾在自己的散文集《白色專輯》中寫道:許多我的洛杉磯朋友都相信,60年代突然地結束在瞭1969年8月9日,莎朗塔特和她朋友們的死訊傳遍整個城市的那個時刻。而這的確是真的。
          在《好萊塢往事》中,三位主角都象征著舊日好萊塢的理想與純真。萊昂納多和皮特的角色,篤信著電影、友誼和正直人格的力量,而莎朗塔特則被電影的單純魅力所吸引,她在電影院裡和普通觀眾們一起歡笑,像個涉世未深的孩子。在那個命中註定的1969年,這些或真實或虛構的角色,都必將遭遇命運的改變。但昆汀卻不忍看到噩夢的來臨,他想用一個童話,為好萊塢保留這種天真。

          我們無法向你透露這部電影的結局,但我們可以保證,它會讓你震撼、驚駭又感動。昆汀為人物傾註的愛意與柔情,在其中滲透得淋漓盡致;本來以噩夢結束的60年代,也被昆汀罩上瞭一層溫暖的柔光。
          如果你還想知道對於《好萊塢往事》該期待什麼,那麼我會告訴你,它不是一個驚心動魄的故事,卻有許多引人入勝的人物。從小李子和皮特的兄弟檔,到光芒四射的莎朗塔特,再到經驗老到卻又對古怪事物充滿好奇的老牌經紀人(阿爾帕西諾飾),每個人物都閃耀著獨特的色彩。他們不隻在銀幕上讓你目不轉睛,如果他們出現在現實生活中,你也會願意與他們點上幾杯酒,一起共處上許多個小時。

          由於有中方投資的原因,《好萊塢往事》很有可能會在內地上映。所以,請你到時做好準備,和這些可愛的角色一起,踏上一場昆汀為你設計的時光之旅吧。

          瞭解黑白文娛的精神基因,可以翻閱我們更多報道及案例。喜歡我們的態度和文章,就轉發或留言給我們吧。